首页 > 正文

爱奇艺世界大会提到的“新生·共荣”,究竟是什么意思?

2017-06-09 作者: 摩托师     来源:星游社 标签: 热门文章 原创 前线

  6月8日,爱奇艺在中国大饭店举办了主题“新生·共荣”的爱奇艺世界大会。

爱奇艺世界大会提到的“新生·共荣”,究竟是什么意思?

  大会的地址——中国大饭店,我想至少说明了一件事,爱奇艺的影游互动战略在刚刚过去的一年,应该是赚钱了,而且赚得不少。这在一个侧面证明了影游互动的成功,行业里有足够的财力能把“年度战略发布会”做成“行业峰会”的企业并不算多。

  这场会议前三天,阅文集团也在北京举办了一场峰会,很有意思,他们同样在讲 IP 开发——公开了大量数据来佐证小说 IP 开发的可行性和巨大的市场潜力。某些意义上,两家在中国影游互动领域占据前排的企业,这次想到一块去了。

  只是和爱奇艺不同,阅文处在 IP 生产的最上游,网文开发和授权是阅文在绝大多数时间里需要关注的东西。而作为落地一方,爱奇艺关注的是那些已经被生产出来的 IP 本身:“得到 IP 、再把它们开发成 IP 粉丝能接受的东西的方法”。

  爱奇艺在整场大会中都在不断强调他们今年的新主题“新生·共荣”。其中的游戏部分——影游互动高峰论坛围绕主题提出的新概念,很好地揭示了这家已经在中国泛娱乐市场占据优势的公司正在考虑的事情——当在赚得盆满钵盈以后,爱奇艺开始思考这个行业的发展方向。

  还是不得不提《花千骨》

爱奇艺世界大会提到的“新生·共荣”,究竟是什么意思?

  作为爱奇艺影游互动战略的里程碑式作品,《花千骨》是个值得一说再说的故事。《花千骨》手游是少有的几乎与电视剧同步上线的游戏。它成就了爱奇艺,也成就了天象互动,更成就了影游互动概念本身:电视剧在15 年 6 月初播出后,手游则随后马上上线。随着剧集热度攀升,剧情直最高潮时,游戏收入也升上顶峰,一度达到 2 亿。成为的此后整整一年影视改编游戏研发、运营模式的范本。

  《花千骨》的成功为影游互动确立了一系列标准——《花千骨》的运营模式:偶像代言、影游发布会、同步宣发、粉丝运营被所有产品研发上和发行商使用。这个模式从 15 年末开始流行,16 年已经是行业的老生常谈。

  这基本是行业共识,和《花千骨》的成功一同诞生的,还有一个新概念“提前介入”,它允许游戏厂商在立项之初就进入开发的最上游,和影视制作者合作,再以最流畅的沟通跟随影视剧放松,敏捷地调整运营。

  新模式的确立带动了影游互动的飞速发展,数据显示,2016年移动游戏市场销售收入为819.2亿元,基于影视开发的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89.2亿元,占总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的10.9%。短短一年之前,“影视作品改编游戏获得成功”,还是公认的小概率事件。

  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样高强度开发了整整一年以后,简单的 IP 快速开发已经没法满足正在逐渐变得刁钻的玩家们的胃口。2017 年后,影视改编游戏增速再次放缓。

爱奇艺世界大会提到的“新生·共荣”,究竟是什么意思?

  进入 2017 年,爱奇艺正在尝试把“互动”的面铺得更广。他们希望把早先松散的影游互动机制整合起来,在垂直领域更进一步将 IP 开发细分为漫游互动,综游互动,星游互动和线下互动。

  他们近期发行作品已经有一部分尝试在上映前让明星和玩家前期互动。与此同时与万达电影院的一系列线下活动也在筹备中。年初最热门的——狼人杀综艺直播也被提上日程。“我们希望让更多玩家更多CP,更多喜欢项目和产品能加入影游互动的环境中,拓展到更多的领域。”爱奇艺联席总裁徐伟峰表示。

  在这个新模式中,互动的含义被拓宽了。它在更早些时候的概念或许是“两个不同品类的 IP 产品之间发生联系“,现在则要进入消费者可能接触到的所有领域。这种新模式可能面临的运营难度更高。但随着用户基数的不断增长,一波高过一波的声浪事实上已经使玩家与影视制作者和游戏开发者的距离越来越远。在这样的条件下,更亲密的互动形式的发掘,准确对应了愈发强烈的玩家需求。

  儿童市场和教育市场

  而“新生·共荣”的新生部分放到影游互动领域,在于拓展 IP本身领地。

  徐伟峰和另一位演讲嘉宾,西山居 CEO 邹涛在发言中同时提到了今天正在飞速成长的领域——儿童市场和教育市场。徐伟峰自己本身也是儿童的家长,“我们希望孩子们接触到更优质的 IP 以及衍生品。”而邹涛也提到,“游戏是我家的最大开销,其次是子女教育。”

爱奇艺世界大会提到的“新生·共荣”,究竟是什么意思?

爱奇艺联席总裁徐伟峰

  儿童市场正在成为一个越来越有趣的概念。一方面它的用户群体在飞速成长;一方面,在历史上重视教育的中国,它却总受传统和舆论困扰,每每投鼠忌器。

  而在海外,儿童市场与教育市场却是充满商机的领域,游戏厂商们甚至为此发展了一套完整的产业。就是游戏业的巨头微软、索尼和任天堂,也不得不兼顾儿童产业。《我的世界》的成功,更是儿童与教育领域的里程碑式胜利——这款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游戏也在拍摄大电影,已经定档 2019 年 5 月 24 日。

  在中国,这个市场的商机更大——新的儿童市场的最大不同,不仅在于庞大的用户基数。也来自这一代儿童的父母们——他们基本都是正在享受泛娱乐产品的用户。这些用户——80 一代、90 一代已经或者正在成为父亲和母亲,争夺“后80后”市场,是泛娱乐厂商必须考虑的事情。

  爱奇艺的优势正在于获取了儿童的家长,就获取了儿童。而获得了儿童,线下互动的价值:影视宣传也好、专门的亲子活动也好,都将无限放大。

  什么是创新?

爱奇艺世界大会提到的“新生·共荣”,究竟是什么意思?

西山居CEO邹涛

  “过去影游互动的需求来源于厂商,但影视作品的特点,电视剧一个月就不错了,电影排期一个月非常多了。两个月三个月就淡了。玩家三个月就消耗了过去三年的内容。游戏生命周期变短。急需新的 IP 和内容。“邹涛在演讲中表示。

  拥有新 IP 领域和新互动模式的同时,“提前介入”仍然是爱奇艺需要坚持的方法论。

  “提前介入”能帮助爱奇艺和它的合作伙伴省掉很多麻烦,要知道在影游互动风头最盛的 2016 年,“时效性”仍然是让开发者们头疼的问题。当一部影视剧热播时,留给制作组的时间并不多,想兼顾质量和原作贴合度的可操作空间太大——更多的情况是当产品调试到可上线状态,电视剧的热度早已经过去了。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会上发布的五款重点作品都采用了同样“提前介入”的制作模式。

爱奇艺世界大会提到的“新生·共荣”,究竟是什么意思?

《琅琊榜》续作《琅琊榜之风起长林》

  这五款作品被爱奇艺赋予了中国文化的五行属性,它们有些是小说改编,也有已经拥有巨大粉丝群体的经典卫视剧集——“火”《鬼吹灯之牧野诡事》和“水”《河神》背后有知名写手天下霸唱背书;“土”《莽荒纪》的作者是网络小说的“巨神”我吃西红柿;“金”《醉玲珑》则是正当红的女作家十四夜;“木”《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名气甚至不需要任何人背书,它的前作《琅琊榜》是或许近几年口碑最好的国产剧集之一。

  它们的共同特点是——都在发布剧集的同时就已经确定了游戏和其他衍生作品开发方。更早以前, IP 开发是以剧集拍摄为核心,再向下游——游戏、周边衍生品一级级递送。而新的模式将允许开发者们利用沟通效率的优势快速聚拢观众,再在成本消耗最小的前提下将观众转化为玩家和周边产品消费者。

  而事实上,无论“新生”还是“共荣”,它们或许没有“破坏式”的创新,而是在原有已经成熟体系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从另一个角度去看,爱奇艺本身的体量和影游互动领域的领导地位也使他们暂时不需要考虑“完全破坏”一个自己已经占据优势的市场。

  因此此时的爱奇艺需要做的,或许只是利用不断完善的体系积累组织度优势——并把盘子越做越大,拓展向新的领域——这同样是创新,而且要付出的代价,比完全推翻盘子重建小得多。

分享:

 文章评论